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>热门文章>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

2019年06月27日 投稿作者: 围观人数:114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1张

渔夫“阿兰德黑”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清晨,第一缕阳光越过边境线,洒在乌苏里江冰封的江面上。渔夫“阿兰德黑”正在挥动冰镐,在冰上打出捕鱼的洞来。不久,迎接他的是两条比人手臂还粗、还长的正宗松花江鲑鱼。

  上午,青藏高原边缘邛崃山脉的雾气还未散去,装载着当归和松茸的车辆已经上路。将它们卖出去的人叫“嘉绒姐姐阿娟”,她刚刚开始手机直播不到两年。现在,哪里有她的歌声和舞步,哪里就有数不清的订单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2张

“菠萝香蕉农民”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“菠萝香蕉农民”站在自家收获的菠萝田里,刚刚砍下的菠萝马上就要运往销售地。他所在的湛江市徐闻县,同样的菠萝田还有35万亩。这里,被称为中国的“菠萝的海”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3张

“锦州烧烤手艺人宋博文”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锦州的夜晚是烧烤的王国。“锦州烧烤手艺人宋博文”则是这个国家的主人。吱吱冒烟的铁板、一咬满口油的烤串、蒜香四溢的海鲜,共同组成了食客的深夜记忆。

  这是火山小视频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天。

  在北上广深之外,在各个省会城市之外,在1.8万公里的边境线上,在许多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名字的小镇里,还生活着约9亿人。相比陆家嘴的金融精英、西二旗的程序员、国贸的时尚名媛们,他们才是组成这个国家的“大多数”。

  这9亿人里,有电焊工人,有理发师,有园艺师,更多的是农民、司机、厨师......

  在火山小视频,我看到了一群正在这些地方生活的人们。在他们真实朴素的视频里,我发现相比生活在一线城市、辗转于格子间和公交地铁的白领,这群用汗水和体力养活自己的劳动者更加充实和快乐。

  这是一群怎样的人呢?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4张

李先鹏在炼制琉璃器皿

  李先鹏用钩子小心地从近千度的炉子里取出一个红炽的球体,不停地转动着。在他的老家山东淄博,炼制琉璃的工作特别辛苦又挣得少,过去的同行纷纷离开。制作了二十多年琉璃的李先鹏,是目前为数不多的琉璃制作手艺人。

  2018年,火山曾推出“百万行家”计划,旨在扶持有一技之长者制作视频。李先鹏也在同一年离开工厂,自己创业单干。他喜欢通过制作高难度的“大件”来获得成就感,制作时拍摄的视频被传到火山上之后,“具体什么时候火起来的不知道,只记得每次登上去都能收到很多评论和小红心。”李先鹏说。

  借助火山小视频,人们发现这座不起眼的小城里还有这样精美的艺术品。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订做的人越来越多,李先鹏也有了更多订单,有时候走在路上也有人认出他来,并要求合影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5张

李先鹏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尽管李先鹏也不确定能把制作琉璃的事业坚持多久,至少琉璃制作的手艺已经被许多人看见,他可以全身心投入自己的创作中。在火山上,和李先鹏有着同样经历的手工艺创作者还有5107位。他们每月发布10.4万个视频,播放量达到31.4亿次。

  在手工匠人的评论区,被顶到最前面的评论往往是同行间的鼓励和交流:“不用模具还能做的这么好,人才!”“把火眼改小点开口就轻松了,同行路过”......在一个个行将消亡的小众领域,天南海北的坚守者们在此相遇。在这里,他们互相鼓励,取长补短。火山不仅仅是他们传播自己作品的平台,也是传承自家行当的一个家园。

 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火山的劳动者们,那一定是生命力。这是一种来自最基层的坚韧、乐观和创造力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6张

“青山绿水61588”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刘刚是个普通的护林员,他工作在远离人烟的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林场。他负责这片森林的防盗、防火。这是一份注定需要忍受孤独的工作,大部分时间里,只有一条叫虎子的狗陪着他。

  在火山,他的身份是个诗人,也是个记录者。他的ID是“青山绿水61588”,每段视频都配有他的打油诗,春天有风花雪月,冬天有满山白雪。山林之间的生活也是硬核的:种植山参、采挖药材、饲养马鹿......这些颇有难度的“副业”,让他在单调的工作之外获取更多劳动的快乐。他展示给人们的是一片葱郁丰饶的森林,还有开心的笑容。

  他们不靠媚俗获取流量,不论任何行业,硬核的技术流很能吸引观众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7张

“剪艺造型沧州大叔”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怎么给顶发基本掉光的中年女子做发型?怎么让“大饼脸”显得脸超小?如何才能仅凭发型就减龄十岁?“剪艺造型沧州大叔”在他的火山小视频里频频解答这些高难度“硬核”问题。

  大叔堪称美发界的毛戈平,专治发型上的疑难杂症。“有客人和我说火山小视频好多剪发老师手艺特好,你可以学,我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想看别人是怎么剪头发的。”大叔这样对我总结他玩火山的初衷。

  “发作品已经是我生活中的必须了。”在这个剪发均价15块钱的四线小城,大叔现在的身价是168元一位,还需要提前三个月预约,仍然每天从早忙到晚,朋友圈里经常见他半夜3点收工。但他仍然坚持着自己的“创作”。大叔说,“我要让别人去欣赏我的东西。”

  “剪艺造型沧州大叔”有100万粉丝,是个不折不扣的大V。与其他平台大V们不同的是,他和观众们一样,都普通的劳动者。这让他们天然地心意相通,在对方身上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。真实,让这些劳动者在自己的同类里火起来。

  在他们身上,能看到的不仅是专属劳动者的快乐,还有专属小镇、农村的快乐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8张

火山主播“嘉绒姐姐阿娟”

  在一年的时间里,文章开头的“嘉绒姐姐阿娟”直播“带货”,卖出了300万元的当地特产。这个数字,比起许多一二线城市的“带货主播”也不遑多让。要知道,“嘉绒姐姐阿娟”身处的小金县四姑娘山镇双桥村位于邛崃山脉深处,周围5000米以上的雪峰就有52座。这里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偏远小镇。

  生活在别处的人,是怎样的人?。

  这个四姑娘山深处的小村落盛产当归和松茸,但长期以来没有销售渠道。阿娟曾经是个导游,能说会道,也喜欢尝试大山外面的新事物。火山一开始只是她手机上的娱乐软件,后来她发现可以借助火山开店铺,帮着农户卖农产品。

  “自己瞎拍”,阿娟这样对我描述她的创业起点。两年下来,她已经收获了将近200万粉丝。

“沧州毛戈平”:一个短视频下沉的小镇样本 第9张

“嘉绒姐姐阿娟”的火山小视频页面

  “我有了新的责任。”阿娟说。开始用火山带货之后,她的生活完全改变了。上午做直播、拍短视频,下午去联系货源、接待粉丝......她说自己“累并快乐着”。这份快乐来源于被全国各地的陌生人肯定,责任在于要为共同参与卖农产品的上百位农户负责。

  这也是一个经典的“下沉”标本——偏远小村镇借助短视频直播平台发布内容,吸引流量“带货”致富。火山给了劳动者们平等的展示机会,也聚集了和这些劳动者们一样的庞大受众人群。2018年,火山小视频上职业化内容日播放量达50亿以上。只要内容足够独特、优质,就能从庞大的流量池里分取自己的一勺。

  酷鹅用户研究院在2018年发布的《解读三四线城市用户互联网生活》中证实,互联网已经完全融入三四线城市的生活,社交和娱乐是用户的核心诉求。

  对于娱乐产品而言,三四线用户生活节奏较慢,闲暇时间多,有着更为庞大的“杀时间”需求和人群规模。在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的时代,这是一个巨大的利好。

标签

版权说明
免责声明:本文文章内容由一站导航发布,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具体内容可自行甄别.